【贝博体育】众多央企境外投资的确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日本企业的做法,国资委也多次协调央企之间出现的投资冲突

近年来,随着央企境外投资热情的不断高涨,央企之间恶性竞争的现象也开始愈演愈烈。有国资委负责人表示,“央企间境外投资的恶性竞争近年来屡屡发生。已经有好几个项目,本来我们的企业可以花5000万-6000万美元收购的项目,由于央企自己之间的相互抬价、恶性竞争,结果花了1亿多美元。这是很不好的行为,影响也非常不好!”  而与国内央企在外“窝里斗”截然相反的一个典型例子,便是日本的商社,日本的企业加入以商社为核心的财团后不仅有利于企业间的优势互补,在经营上财团内部所属企业之间更可以相互扶持。因此,在遭遇经济危机的时候,日本商社的抱团求生有利于企业保留人才和技术,平时在对外投资收购中则可以一致对外,从而实现集团利益的最大化。因此,众多央企境外投资的确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日本企业的做法。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份,国资委规划发展局局长王晓齐就在一次会议中严厉批评了央企间的这种恶性竞争行为。而最近,有消息称,国资委可能在年内下发一个文件,规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行为,避免央企间的恶性竞争,防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风险。国资委负责人透露,“央企在同一领域、同一项目展开竞争,互挖墙脚,我们要严厉批评。我们要强调一个原则,谁先进入支持谁。当然,首先要符合主业,不符合主业的先进入也必须退出;符合主业的,谁先进入支持谁。”

昨日有媒体报道,国务院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资委将在年内下发一个文件,规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行为,避免央企间的恶性竞争,防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风险。  该媒体援引相关负责人的话说:“央企间境外投资的恶性竞争近年来屡屡发生。已经有好几个项目,本来我们的企业可以花5000万-6000万美元收购的项目,由于央企之间的相互抬价、恶性竞争,结果花了1亿多美元。这是很不好的行为,影响也非常不好!”  “央企在同一领域、同一项目展开竞争,互挖墙脚,我们要严厉批评。我们要强调一个原则,谁先进入支持谁。当然,首先要符合主业,不符合主业的先进入也必须退出;符合主业的,谁先进入支持谁。”  《国际金融报》记者昨日致电一位接近国务院国资委的人士予以求证,不过,他并未确定上述“年内下发文件”的消息。据悉,此前国务院国资委澄清态度表示,原则上国资委不允许中央企业让无资质的、与主业无关的企业挂靠从事对外承包工程业务。而有关部门已对海外承包工程资格展开重点检查,没有资质或资质不够的企业将受到处分。  央企间的恶性竞争,其根源或许依旧是“利润”所致。截至2009年底,中央境外单位资产总额4万亿元左右,接近央企总资产20%。2009年,央企境外单位实现营业收入接近2.8万亿元,实现利润3000多亿元,约占全部央企利润总额的40%左右。而央企海外项目一般采取投标形式,难免存在竞争,目前尚缺乏合适的利益分配机制。其中,不按规定提价是企业竞购项目的常见手段。国际金融报

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日前称我国央企还处于“走出去”的初级阶段,这个阶段主要看国际上销售收入达到多少,取得的利润是多少,实际上离真正的国际化经营水平还比较远。在现阶段,央企海外发展遇到的挑战和困难也在增加,其中央企内部恶性竞争已经成为不小的困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一位资源类央企负责人表示,国内企业在海外市场进行恶性竞争,一方面抬高了交易对象的价格,另一方面,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形象。邵宁也表示,央企在海外投资时的确存在恶性竞争,国资委也多次协调央企之间出现的投资冲突。一位央企海外投资主管甚至称,中国企业“走出去”最怕的不是国外竞争对手,而是国内的兄弟企业“挖墙脚”。在澳大利亚收购铁矿石时,武钢、鞍钢、宝钢、中钢等央企都曾看中过皮尔巴拉的一处矿山,最终国内企业相互抬价,成交价格比原来高了1/3。  不过,同类央企之间也建立了初步联盟。武钢在加拿大的项目曾被其他国内钢企看中,后来武钢总经理邓崎琳亲自出面协调,武钢才顺利收购该项目。此前,国资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国资委将下发一个文件,规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行为,避免央企间的恶性竞争,防范中央企业境外投资风险。国资委一个文件就能遏制央企在海外收购中的恶性竞争,恐怕过于乐观,并且如果有可能产生这样一个文件,国资委也应早日颁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