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改革要求金融监管部门一方面积极推动和支持金融业改革,银行的董事、高管同样要承担相应经营失败的责任

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是国内金融监管层最为关注的。相对于小型金融机构,大型金融机构引发金融风险的机率要大得多。过去,中国的金融监管层一向忌讳谈金融机构的关门倒闭,不过,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日前召开的2010年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行长联席会议上就提出了这种警告。他表示,国内利率将逐步走向市场化,这就对银行整个的业务空间、客户空间和盈利空间形成很大的压缩,对银行的业务发展和盈利能力带来一些新的挑战和变化。  王兆星称,商业银行至少在五个方面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要尽快加以调整和转变:一是仍然过度依赖贷款增长这种粗放的发展模式。二是过度依赖于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三是过度依赖对大企业、大项目,包括对政府背景下的项目的贷款所产生的增长和盈利。四是单纯或者过多寄希望于未来进行跨越性经营和业务雷同情况下的同业恶性竞争。五是快速的信贷扩张,快速的资产扩张,依靠频繁的融资进行支撑。他强调,商业银行要更加注重风险管理水平和抵御风险能力的提升。  他还警示:不仅小型银行可以倒闭、破产、退出市场,大型金融机构、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也同样可以,如果经营失败、经营不审慎,也面临关闭和退出市场。银行股东将承担全部的损失,银行的董事、高管同样要承担相应经营失败的责任。相比过去的谨慎说法,银监会官员此次表态可谓在敲警钟。

中国银行业正在面临挑战。利率市场化的推进,让银行业面临的风险也有所增加,今后的银行业或许也不再是稳赚的“高富帅”了。昨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接受《求是》杂志采访时就表示,银行的退出正在酝酿当中。

作者 马蓉

“目前各项金融改革正在进一步深化,同时存款保险制度、风险处置和银行退出机制等也在酝酿中。”尚福林表示,这些改革要求金融监管部门一方面积极推动和支持金融业改革,另一方面密切关注改革对金融机构的影响,加强风险监测和应对,促进改革顺利实施。

北京3月8日 –
中国日趋严格的金融监管措施正在给金融机构带来压力。全国人大代表、浙商银行董事长沈仁康表示,银行业的确需要严格监管,但严监管与金融创新之间不应是对立关系。信贷只是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一个品种,而当前企业金融需求日趋多元化,未来浙商银行仍将继续推动理财、资管计划等非信贷业务的发展。

尚福林指出,近10年来中国银行业机构实现了从资不抵债到经营良好的历史性转变,公司治理机制不断健全,经营效率和竞争实力显著提升。但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深化、金融竞争日益激烈,银行业主要依赖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面临挑战,同质化经营局面亟待改变,拼规模、抢份额、冲时点的粗放式增长方式已不可持续,银行业面临结构性转型。

这些改革要求金融监管部门一方面积极推动和支持金融业改革,银行的董事、高管同样要承担相应经营失败的责任。他在“两会”间隙接受专访时并指出,在监管趋严及防风险、去杠杆的背景下,银行资产扩张速度将放缓;虽然当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快速攀升势头已得到遏制,但是否进入拐点仍需要观察。

“我们要时刻牢记,安全性和流动性始终是银行和整个金融体系的生命线”。针对6月份的“钱荒”事件,尚福林强调,随着银行业务日趋复杂,流动性风险的复杂性、隐蔽性增强,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还需要根据业务模式和风险状况的变化进一步提高。

“现在贷款只是服务经济的一个金融品种,对很多企业来说,贷款不是他需要的。”沈仁康称,“所以我们觉得通过资管计划、理财对接,实际上是满足了实体经济需求,监管部门要正确地评估、理解。”

在尚福林看来,当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向金融监管提出了双重要求,一方面需要金融业提供更全面的服务、有效配置资源和协同推进改革,另一方面需要金融体系自身的稳健高效运行。而要实现这样的要求,则首先要引导金融业支持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科学地引导金融机构发展转型,更深入地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和更前瞻地防范金融体系风险。

中国资管行业近年来在快速扩张的同时亦积聚重重风险。据此前获得的文件显示,中国央行有意统一监管资管行业,强化资管业务的宏观审慎管理,包括强调金融机构不得开展表内资产管理业务、禁止资金池操作,统一杠杆要求并消除多层嵌套等。

-新闻解读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亦指出,针对近年来银行非信贷资产快速增长及表外业务的不断扩大,总的趋势是要把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这是一个基本的审慎的原则。

什么是银行退出机制?

沈仁康称,日趋严格的监管政策并没有“把路堵住”,仍留有业务发展空间。“从我们的业务方向上来说,会继续推动上市企业、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包括跨国并购、行业整合的一些业务需求,以及支持政府产业基金。”他称。

银行退出机制,在中国仍然十分陌生。不过在利率市场化之后,银行倒闭恐怕要变成现实。农行总行贷审部曾宪岩在署名文章中表示,商业银行的退出是指由于商业银行经营失败导致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等而被迫或主动终止经营活动的行为。

他并表示,从政府设立产业基金的角度看,中国已转变推动经济发展的思路,通过基金的模式投资于政府有意培育的产业,而在此过程中,亦需要银行非信贷业务的支持。

实际上,将不具备竞争能力的银行淘汰出局并不简单。银监会前任副主席蔡锷生就曾表示,银行破产需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等。不过,由于我国改革发展所走的路与西方市场经济并不一样,需要我们自己探索金融体制改革的方向。

不过,银行非信贷业务的快速扩张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资金链条拉长及脱实向虚等问题。有研究结果显示,近年来金融部门内部融资活动规模上升较快:截至2016年三季度,中国全部债务融资金额为260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金融部门内部融资高达87万亿,占比为33%。

相关文章